*
*
這本書,具備了吸引人的小說形式。細膩的心理描繪,充滿戲劇張力的劇本,各種豐富的象徵,充斥其間。 妳感覺不到安部在無病呻吟,感覺不到他汗流浹背在搜尋著適當的語彙,一切都那麼渾然天成。

安部認真,也執著。描繪昆蟲時,像一個昆蟲學家,鋪陳失蹤處理時,像民事律師,敘述沙的特性時,則活生生的,是一流的地質學者跟深黯流體力學的物理學家。當男子的意識回到他老師的生活時,你可以體會像一個快領退休金的公務員般地枯槁。當女人裸體羞澀地面對陌生男人時,你就像一個守寡多年的寡婦般,參與著她的掙扎。

如果熟悉喬哀斯的手法,對安部的文筆就更能適應。如果"一個年輕畫家的畫像"的意識流跟現實的比率是八比二,則沙丘之女的比率則是二比八。而這部小說,更堅定了我的信念:第三人稱,全能觀點的小說較有深度。對比村上春樹第一人稱小說"國境之南,太陽之西",安部就像祕魯水晶豆一般,後勁超強。

我常期望著純的像黑巧克力的小說形式,沒有影像的成分,沒有音樂的成分,沒有電影的成分,那必然是極致的藝術,可是目前還沒看到,自己也努力在思考如何產生這種作品。沙丘之女,就這點來說,是背離我的理想,因為裡面對沙丘聚落的結構描述,充滿著挑戰電影蒙太奇的野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