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今天下午A1的老太太,滿臉憂愁,細訴她上星期六洗回去全身無力,躺了一天,到今天才慢慢好轉。 老太太一向聲音宏亮,開朗健談,今天也是侃侃而談,只不過看得出情緒很低,說可能大限到了 ,家人知道她不舒服,一批一批回來看她。辛酸的語氣,想要插話安慰她一下都沒機會。

今年的冬天是磨人精,一陣一陣的酷寒,連喘息的機會都沒有,年紀大的病人病的病,住院的住院,正在慶幸這位鎮院之寶還算健康之際,想不到也開始出問題。

長期照顧慢性病人,每天早上顫抖著起身那時,第一個閃過的念頭通常是那一排一排的老人,是不是也能順利地起床。

再度看到老太太的笑容的那一刻,或許就是春天來的那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