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一如往常地迎接洗腎病患,一位平常說話尖銳的病人忽然異常的安靜,我心裡還在暗自竊喜著他今天沒發脾氣。

醫師查房時,他突然大哭,訴說著她的兒子病危即將離開人世,並抱怨著他悲慘的人生。陪伴在旁的老婆嘴裡說著安慰的話,眼眶卻是泛淚。當下我想擠出一些話來安慰他們,但腦袋卻是一片空白,因為我知道,人生最痛的應該就是白髮人送黑髮人了....

做了護理工作那麼多年,看了許多病患的來去,我以為我的心臟已經變得強壯,可是那時,我整個心揪在一起,差點眼淚不聽使喚地流出來。直到現在那一幕仍然一直排迴在我的腦海,揮之不去。這讓我想起我剛到ICU工作,第一次遇到CPR時。那是一位MI的病患,前一秒還在跟我說話,後一秒忽然心跳停止,最後宣告急救無效。家屬圍在床緣大哭,醫生向家屬說明病患情況,學姊協助家屬處理後續,而我呢?我早衝到廁所大哭。因為我不解,為什麼人這麼的脆弱。因為我無力,為什麼做了那麼多的努力還是救不回這個病患 。

人生很多的時候其實是充滿著無奈和無力感的,但如何將人生過得精采,則是靠我們的智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