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nsci

全台最大科學知識社群
  1. 斑鱉(Rafetus swinhoei)是世界上體型最大的淡水龜類之一,曾廣泛分布於中國長江下游和太湖地區。古人稱之為癩頭黿。過去幼體常被當成中華鱉(Pelodiscus sinensis)成體常被當作黿(Pelochelys cantorii),早在 1873 年便已命名卻直到 2002 年後才被確認為有效種。因為人為獵捕和環境破壞數量急遽減少,早期的人撈到或看到大鱉就直接吃了,誰管牠是什麼?而雌性個體又因需要上岸產卵的原因,更容易被抓去吃掉。長年下來,能對族群較有貢獻的大母鱉被越吃越少,最後從曾經的廣布物種變成今天苟延殘喘的局面。

    The post 最後一隻雌斑鱉人工授精後死亡,可能是「水中大貓熊」絕種的最後一根稻草 appeared first on PanSci 泛科學.

  2. 「癌症」(Cancer) 是一廣泛用詞,指細胞不正常且失控分裂增生所導致的疾病,可依變異細胞種類再細分為多種形態的癌症,像是乳房或乳腺細胞發生變異可稱為乳癌。其實,腫瘤本身不難處理,通常以外科手術切除即可,超過九成癌症患者最後是死於癌症的「轉移」 。

    The post 預防癌症轉移的新突破:強心劑可以抑制循環腫瘤細胞簇? appeared first on PanSci 泛科學.

  3. 如果有人想製造出一種病,藉此鼓勵庸醫、偽醫及庸藥、偽藥的猖獗,那麼最好的發明莫過於梅毒。十六世紀尤其如此:這是一個從未見過的新病,古來也沒有治它的療方。它的症狀醜惡恐怖,被它折磨的患者千肯萬肯嘗試各種治療。

    The post 汞蒸氣、癒創木?那些治不好但治得死的梅毒療法——《哥倫布大交換》 appeared first on PanSci 泛科學.

  4. 第一起記錄在案的梅毒爆發,發生於一四九○年代中期的義大利。一四九四年,法王查理八世為聲張自己對那不勒斯王位的權利,帶領著分別來自法蘭西、義大利、瑞士、日耳曼,與其他地方的五萬名兵士,翻過阿爾卑斯山脈進入義大利。這場戰役本身並沒有任何全面戰鬥壯其聲色,反而是這支軍隊,身後帶著那支常有的隨軍隊伍,一路同時演出慣常的燒殺淫掠。那不勒斯人堅壁清野,向自家城池退卻。一俟查理的大軍攻進那不勒斯城穩坐下來,他就發現義大利各地因他的長驅直入大感震驚,已立時將個人歧異放到一旁,聯合起來共同對付他。此時西班牙的費迪南與伊莎蓓拉也備感焦慮,不想見法蘭西在義大利地區稱霸,正趕忙派軍前來。查理只好收拾行李,跋涉回返法蘭西。於是整個過程:戰鬥、淫虜、燒殺,又再度反方向上演一遍。

    The post 梅毒怎麼爆發的?淫掠一時爽,事後火葬場——《哥倫布大交換》 appeared first on PanSci 泛科學.

  5. 在歐洲史的觀念中,十五世紀是「世界史」的開端,因為歐洲是到了十五世紀才開始廣泛接觸其他世界。對當時的歐洲人來說,最驚人的事蹟當然不外乎發現「美洲新大陸」。第一位踏上美洲土地的哥倫布則被認為是歐洲認識美洲的指標性開創者,「哥倫布發現新大陸」,已是十五世紀歐洲的最重大歷史事件之一,而且十六世紀以來,歐洲人甚至讚揚其為「世界誕生以來最偉大的事件」。

    The post 還在哥倫布發現新大陸?該換個角度看世界了——《哥倫布大交換》推薦序 appeared first on PanSci 泛科學.

  6. 說到「生孩子」,現代大多數人想到的畫面,應該是產婦與醫護人員在醫院手術房裡的畫面。這個生產流程由醫療體系介入管理的情況,稱之為生產醫院化(hospitalization of birth)或醫療化(medicalisation)。那台灣社會是在何時經歷這樣的轉變呢?

    The post 生孩子只能在醫院?認識台灣走向生產醫院化的歷史 appeared first on PanSci 泛科學.

  7. 如果真的要細究這些家庭的教育有沒有出了什麼問題,結果可能會讓你吃驚。因為事實上,如果你從頭到尾完整的讀過《我的孩子是兇手:一個母親的自白》,就會發現,他們的家庭,就是我們一般的家庭。不過值得警醒的卻是,正因為一般人都是這樣過生活的,所以我們才沒能有機會抓住那些我們很可能遺落的小細節,進而使我們沒機會阻止悲劇的發生。

    The post 從《我們與惡的距離》看無差別殺人(2):普通的家庭為何會養出殺人犯? appeared first on PanSci 泛科學.

  8. 公共電視、CATCHPLAY與HBO Asia共同推出的台劇《我們與惡的距離》,播出後掀起了如火如荼的討論。從無差別殺人事件展開了一系列關於加害者、被害者、加害者家屬以及被害者家屬,還有媒體以及與論的探討,讓我們能從更多維度的面向去思考這樣的悲劇之後仍未解的那些事。
    關於道德及是非對錯,很難有標準答案,戲裡是這樣、在戲外更是如此;而在這兩篇文章當中,作者試圖透過其他的事件以及書籍文本去探討無差別殺人事件被好的成因,以及他們的家庭。若有任何想法,也都歡迎跟我們一起討論。

    The post 從《我們與惡的距離》看無差別殺人(1):撕裂了無數家庭的事件,卻找不到關鍵的成因? appeared first on PanSci 泛科學.

  9. 前文說過,牛頓力學也可以描述某種「黑洞」(黑星)現象,而且還與相對論預測的黑洞有幾分相似。假想一個情境,在相對論出現之前,人類就看到黑洞,說不定也會認為這是牛頓力學的成功預測?我們發覺,牛頓力學也有能力粗糙地描摹或預測黑洞,只不過歷史發展沒有給牛頓這樣的表現機會。

    The post 從理論、懷疑到相信——人類探尋黑洞的漫漫長路(下) appeared first on PanSci 泛科學.

  10. 人類探尋科幻一般的黑洞,過程十分曲折,今天這張影像才顯得珍貴。為什麼黑洞如此耐人尋味?一張「甜甜圈」照片帶給我們什麼?愛因斯坦再度勝利了嗎?讓我們來一起思索這段相信與懷疑的路程吧!

    The post 從理論、懷疑到相信——人類探尋黑洞的漫漫長路(上) appeared first on PanSci 泛科學.

Download Freewww.bigtheme.net/joomla Joomla Templates Respons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