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殿 首部曲。無月。¥第四章。戰爭

¥第四章。戰爭

嘶沙、嘶沙……一陣吵雜聲從低矮的灌木叢中傳來,接著傳出了一個女人的低語,「搞什麼啊!這麼慢!梅克會殺了我們的!」「再等一下吧,牧塔,」另一個低沉而沙啞的男人嗓音說,「應該快到了 …」「砰!」整座灌木叢被連根拔起,躲在其後的一男一女跳了起來,「幹什麼啦!」一頭短棕髮的牧塔大喊,「臭宣徹,你嚇到我了啦!」「抱歉,牧塔,我不知道妳和哈萊在這裡,」剛剛抵達的宣徹尷尬的說,「沒關係,」穿著長袍,看來大約三十來歲的哈萊說,「先談任務吧,靈石呢?」「真的被偷了,靈殿上下都翻過好幾遍了。」宣徹回答,「是青汐幹的嗎?」牧塔問,「不像,守衛身上的傷沒有他們的印記。」「嗯……」一旁的哈萊低頭沉吟了一會,「我看還是先通報真平好了。」「好,走吧!」這三人,牧塔、哈萊和宣徹,正是六帝府的晉帝、漢帝以及宋帝。 哈啾!我打了個噴嚏,今天的風真是冷啊!我離開了窗邊,轉身走向辦公桌,外頭已夕陽西下,一股股冷風吹入,令人直打哆嗦,我坐了下來,兩手一伸,控制氣流運來一疊文件,著手批改,一面等著西塔。 「呼!外面好冷,我都快結冰了。」西塔搓著雙手,一邊踏進房間,一邊解除身旁保暖的熱水鎖鏈,「嗨!事情辦得如何?」我問,「不錯啊!」他回答,「準備開打囉!你負責……」這時,我倆身後的大門突然被人踹開,一臉疲憊驚惶的艾羅奔了進來,「不好了,靈石被偷了!」「啥?」我和西塔同時大喊,「什麼時候的事?」「剛剛,」艾羅說,「殿裡的守衛全部死光光了。」「怎麼會在快戰爭時發生這種事?」我頭痛的說,「這下嚴重了,大帝知道了嗎?」西塔問,「嗯,已經在第一時間通報了。」「好……」我思考了一會,「我們還是先去現場看看吧!」 靈殿大門敞開,許多人正進進出出的調查著,我們三人快步走入,迎面走來一名女子,金髮及腰,身段窈窕,卻一臉嚴肅,身旁走過的人員無不加快步伐,就怕受到波及。「你們好,」她率先開口,「我是緋司米亞。」「妳是四司宮的人啊,」我和她握了握手,「請問這兒狀況如何?」「不大樂觀,死者身上找不到任何證據。」米亞說,「可以讓我們看看嗎?」艾羅問,「請。」 屍體的樣子十分淒慘,不但四肢分離,還被丟棄到許多不同的地方,我在一具男屍前蹲下,右手開始感應,這是我天生的能力,可以將身體各部位的感官精細化,進而行各種功效。 一股淡淡的炁息在我手底下被察覺,這種程度一般人可能感受不到,但它是絕對逃不過我精確的感官的,我當下加強腦部的記憶力,將這炁息的感覺紀錄起來。 「好了,」我對艾羅說,「不是青汐。」「確定嗎?」「嗯,他們身上沒有青汐的印記。」「那宣徹沒說錯囉……」艾羅低聲念了一句,「什麼?」「宋帝宣徹也跟你說過一樣的話。」他說,「是嗎?」「嗯,他的感應能力也不差,不過當然沒有你強啦!」「卡涅!」一直站在我們身旁的西塔忽然叫了一聲,並用眼神示意我,我朝他所指示的方向看去,竟然是小鳴!他來這裡幹麻啊?我皺起眉,起身站起,「殿下,您......」「卡涅哥!我們又見面了!」風鳴朝我撲過來,抱住我的腰,無視旁人訝異的眼光,「抱歉,請您放開…」我勉強擠出笑容,忍住怒氣,要不是現在有那麼多人,我早就打死他了。風鳴從我的身上爬下來,委屈的躲到隨行的薩夏身後,風鳴從我的身上爬下來,委屈的躲到隨行的薩夏身後,「卡涅,這裡就留給其他人整理吧!你先隨我們回大帝殿討論一些事情。」薩夏說,「好,我也有幾件事要報告。」我點了點頭。 於是我們三人又回到了大帝殿,「你有事?報告吧!」薩夏脫下外出用的長袍,坐在椅子上說,「是一件非常嚴重的事,」我臉色沉重的說道,「那些侍衛的傷,雖然不是青汐的邪咒印記,但卻十分黑暗,絕對是精通黑魔法的人所為,再來,既然兇手突破了層層繁複的封印,奪走靈石,必定很擅長解封術。」「......黑魔法和解封術嗎……」薩夏低頭思考了片刻後,抬頭直呼,「夜狐國?」「我也這麼認為。」我回答,「小鳴聽過唷!」久不作聲的風鳴忽然大叫,「夜狐是森林妖族的一支嘛!當然會黑魔法啦!」「沒錯,」我說,「請你立刻著手調查吧!」「沒問題。」薩夏說。

AHQS 2021